您当前位置:首页 >>出境游>>正文

谁来保证旅客安全顺畅之旅

来源:www.fjvisa.com阅读次数:1976时间:2019-10-31

如何解决航班延误引起的争议?关于影响机场飞行区的名乘客的后续报告

由于航班延误,乘客非法袭击飞行控制区的事件已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那么,您如何看待旅客对机场飞行区的影响?中国民航航班频繁延误的深层原因是什么?

无效的飞行控制区

4月13日,由于雷暴的影响,白云机场的航班延误了。下午4:40,海航HU7113航班的乘客在登机过程中有些情绪激动,冲进停机坪。

4月10日,深航ZH9817航班从深圳飞往南京,时间为17:37。由于南京机场的雷暴天气,飞机原定于19:55降落在上海浦东机场。浦东机场有雷暴雨,对机场进行了空中交通管制,并取消了航班。国航上海分公司是深圳航空在浦东机场的代理商,并建议旅客在酒店休息。 11月11日11:11,在地勤人员的航班重组中,有28名乘客从登机口进入停机坪,然后步行到跑道以阻止阿联酋航空的飞行。

专家指出,以上两项行为均为严重危害公共安全的违法行为。他熟悉机场跑道,并涉嫌违反《民航安全和保安条例》第16条和《公安管理处罚法》第23条。 《刑法》在相关问题上也有明确的规定。

三方的疲惫旅程

乘客的情绪如何加剧到无法控制的程度?深航相关人员告诉记者,10月17:37从深圳起飞的旅客的疲劳和11月14:29从上海飞往上海的航班的疲劳:

10月19:55,ZH9817航班准备飞往浦东机场。在飞机上等待了近一个小时后,乘客下了飞机,然后等待航站楼的其余部分。经过2个多小时的等待,上海的雷暴天气有所缓解。 23:2,乘客登上飞机两次,在飞机上坐了近一个小时。他没有等待空中交通管制命令。 11月0:00,浦东机场再次发生雷暴天气。乘客两次登上飞机,然后在候机楼里等候。 0:55,天气转好,地面服务组织了乘客第三次登上飞机。在飞机上坐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到凌晨3:09,仍在等待起飞状态,航空公司取消了航班,安排乘客在酒店休息,乘客下车前往第三次; 11月9日20时,乘客到达。在11:05登机口,原计划的飞行时间已经过去,并且仍然没有登机。一些乘客开始撞上登机口的玻璃门,然后冲向停机坪。三宿,三休,一夜未眠。 “对这些乘客感到厌倦的任何人都会充满同情,”民航业人士说。

作为航班的承运人,深航与乘客一起经历了这段紧张的旅程。机组人员和空姐都与乘客们在一起,深航总部对此高度紧张。从飞行降落开始,飞行时间一直与空中交通管制保持协调;如果航班取消,运营控制中心已于0:22完成了将后备单位从深圳转移到上海的计划;新的中转单元归功于深圳机场的流量控制。飞机延误了,到达上海后,飞机没有赶上预定的11点起飞时间,使乘客的情绪加剧到了极限。 [page%show]

作为深航地面服务的代理商,国航地面服务人员经历了一个比旅客更难熬的不眠之夜:联系航空公司,联系酒店,组织旅客3次和3次;地面服务人员会在整个旅程中动员乘客。更改行程后,取消航班后,建议旅客在酒店休息。 30名乘客拒绝下飞机。工作人员说服了飞机超过5个小时。 11日上午11点,有10名乘客被说服到11点。人下飞机前付了交通补贴费; 11月9日20时,该旅客被从酒店带回机场,并执行了登机手续,以组织旅客第四次登机。一些乘客撞上登机口的玻璃门,驶向滑行道。地勤人员总是效仿。

2004年7月8日,除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和西藏自治区的机场外,由原民航总局直接管理的该国其他机场的国有资产和人员被转移至当地政府进行管理,而民航公安也紧随机场。移交给该地方。体制改革后,民航从一个家庭分为三部分:航空公司由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管理;航空公司由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管理。机场由地方政府管理;民航公安由公安部管理。

民航是一个高度连锁,互锁的行业。改革后,三个家庭如何协调?首都机场运行协调委员会解决了这个问题。空对空,航空公司,地面服务公司,机场等单位的联合值班人员坐在一起,根据空中交通管制能力,根据各航空公司的航班数量比例重新分配起飞指标,航空公司获取指标之后,我们选择了该公司在此期间的航班,并将其汇总给运输管理委员会以当场编制新的航班时间表。在此期间未接机的航班被果断地取消。这样,机场可以迅速恢复正常运行状态,同时避免旅客被反复折腾。

民航局今年初提出在整个系统中推广首都机场统一平台。一位民航业内部人士表示,地方政府没有具体手段来促进平台建设,以评估机场的盈利指标。 《民用机场管理条例》澄清说,机场是公共服务基础设施的财产,但是到目前为止,如何履行机场的公共服务职责仍未解决。

民航总局公安局的一位专家表示,中国民航的客运量是机场公安下放8.4亿的旅客的3.52倍,但民航公安人员仍然保持8年前的水平,每天每10,000。民警人数少于四名。

民航领域继续紧张,道路拥挤,不可能迅速下达航班。这也使民航人民充满了无奈。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徐光建感慨地说,所有这些原因都是航班延误持续增加的根本原因。民航体制改革释放了生产力,调动了地方政府发展民航的热情,推动了新一轮民航发展。但是,新系统运行中的漏洞需要修复和完善。

如何“拧紧螺丝”?徐光建说,地方政府迫切需要尽快启用机场的公共属性功能,促进建立统一的服务平台,满足民航链联动性的要求;国资委系统增加航空公司的服务评价指标;每个链条的服务标准;民航总局几年前航班延误后,向旅客发布赔偿意见,并敦促航空公司尽快“跟进”;国家有关部门应尽快释放民航领空,并尽快架空新公路。大多数旅行者进行宁静祥和的蓝天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