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签 证>>正文

南京大屠杀80周年之际拉贝故居门前游客众多

来源:www.fjvisa.com阅读次数:1046时间:2020-03-27

“如果您今天不来,您就不知道他离我们这么近。”一位来自外地的游客江先生站在南京拉贝故居的前面,面对拉贝的雕像。说。

访客说他是约翰拉贝(John Rabe,简称拉贝)。 1937年11月22日,日本人入侵南京防线前夕,驻南京的外国人为没有时间撤退的中国难民提供了庇护所。他们决定像德贝桑格神父在上海建立南方城市安全区一样,建立“南京安全区”。因此,此后成立了一个名为“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的私人组织,然后西门子外国银行在南京的代表拉贝当选为“南京国际安全区”的主席。

根据国际委员会的划定,“南京安全区”以美国驻华使馆和金陵大学,金陵女子文理学院和鼓楼医院等教堂为中心。它被道路包围着,占地面积3.86平方米。公里;这是一个总面积不到四平方公里的安全区。拉贝和他的南京安全区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十几位成员已经成立了交通部,华侨宾馆,金陵大学和最高法院。难民收容所挽救了25万中国人的生命。

南京大学鼓楼校区南门附近的广州路小芬桥一号楼是拉贝故居的所在地。 1932年至1938年,西门子南京代表处的代表拉贝(Rabe)住在这里。从拉贝的故居到大门尽头,有一栋类似于地幔的建筑,这是拉贝过去为避难所建造的防空洞。 1937年12月13日南京沦陷后,有25万难民涌向南京安全区避难。拉贝(Rabe)的小院落成为南京安全区(National Safe Zone)的25个难民收容所之一,使600多名日本人摆脱了困境。

目睹了日本的暴行之后,拉贝总共写了2100多页《拉贝日记》,这是南京大屠杀中发现的最新,保存最完好的历史资料。

关于拉贝日记的历史价值,南京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的郭国达老师认为,这些日记都是关于拉贝个人经历的,非常具体,细致而真实。没有人可以否认它的信誉。在写日记的同时,拉贝还仔细保存了80多张现场拍摄的照片,并提供了详细的说明。

1938年春,返回德国的拉贝(Rabe)继续在柏林发表公开演讲,揭露了日本在南京的暴行,并受到盖世太保(Gestapo)的迫害。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由于纳粹分子的身份,拉贝一家人失去了生活,陷入了困境。南京市民都知道了这一点后,他们成立了救援拉贝招募委员会。在过去的一年中,他们每个月都会向拉贝发送食品包裹,以帮助拉贝的家人度过最艰难的时光。

“他是在异常时代做正常事情的正常人。”在采访现场,专门组织了十几名员工的南京医院负责人被派往记者。

“重返世界,重返人类”,铸就了拉贝的人生观。我从1908年开始在中国工作,并于1938年回到中国。在中国生活了近30年。直到1995年,随着《拉贝日记》的发布,拉贝的事迹才开始为大多数人所熟知。

一个叫王世清的老人回忆说,他在这里避开了它,并清楚地记得了房子的原始外观。 “围墙还是一样。院子门口有一个西门子牌子。禁止日本兵骚扰。”

住在广州市十号路之一的丁永清靠近拉贝故居。回忆起拉贝,他仍然感激不尽。 “伊赖普是个大个子。好吧,他在院子里有一个芦苇棚(南京沦陷后),让周围的居民以饮食为生,我在这里住了将近一年。”

自1997年以来,南京大学开始修复拉贝故居,并开始将其建成纪念馆。德国前总统约翰内斯罗(Johnhannes Law)和西门子中国有限公司总裁盖尔(Gail)参观了拉贝(Rabe)的故居,并协助了修理公司。

以拉贝故居为主体,终于建立了拉贝纪念堂和南京大学国际安全区。除了拉贝和国际安全区的历史外,还有一个中德友好关系展览馆。据纪念馆工作人员介绍,拉贝纪念堂以宣传,教育,研究和交流的形式举行了一系列宣传,教育,研究和交流。它已经接待了成千上万的中国和外国游客,其中包括许多国际朋友。这是国际志愿者。其中一位是在南京学习的奥地利男孩之一阿南达(Ananda)。 “工作日的每天工作时间为8:30至4:30。在查看信息,进行翻译并帮助其他志愿者了解异国文化的同时,他感到“非常有趣”。

半个多世纪以来,拉伯的故居一直静静地站在南京中山路与广州交汇处。在风雨如磐的岁月中,它被侵蚀了,静静地看着繁华的市区,改变事物,并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外国游客。

根据纪念馆工作人员的说法,就在上个月的10月25日,来访的拉贝的曾孙和同年担任安全区委员会委员的玛姬的后代参观了前者。拉贝的住所。遭遇。 “为了纪念难以理解的和平,也为了来之不易的和平。”当天,一位访客得知此事后,便在留言簿上写下了这句话。

原标题:“南京好男人”易北河:的故居每年受到国内外成千上万游客的游览

负责编辑:柯金鼎